主页 > 当前国际 >真的需要这样做,还是「害怕错过」?心理学透露:比起得到,人更 >
2020-07-26 浏览量:441 点赞:399 收藏:934
真的需要这样做,还是「害怕错过」?心理学透露:比起得到,人更

文 /顾问、教师暨作家 黛安娜‧雷纳、国际顾问与企业主管教练 史蒂文‧杜泽

害怕错过轻声道出我们能够或应该做的事,藉以引诱我们变得不健全。
——布芮尼・布朗(Brené Brown),《勇气的力量》。

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活在一个资源匮乏的世界,无论时间、金钱或机会,我们将会过度重视可能失去的东西。这导致我们为了以防万一而工作,或者承担了超过我们应该做的工作,而非因为我们真的需要如此。

我害怕开口说「不」

山姆(Sam)是墨尔本地方政府当局的科长,每天为着说不的能力而挣扎。「我害怕开口说不,会被别人解读成不是团队的一分子。我担心他们会把我看成懒惰或无能的人。」山姆也担心说「不 」会妨碍到他未来的机会。因此,他感受到必须接下每件来到他面前的新工作的压力,以及接受同事每个要求协助的请求。这对山姆产生极大的个人压力,因为他得不停地在多项任务之间切换,处理越来越大的工作量。

每当山姆想要婉拒工作,他的 焦虑便随着升高 。虽然众多的要求已经对他造成更大的工作压力,但有些计画最终是有报酬和有趣的。这使他总是不敢推却不适当的计画,惟恐错失有意思的事。「许多时候我接下了任务,但我知道那是超出我的层级应该做的事,偶尔也让我感觉被人利用。」

这种情绪如此常见,所以已经变成一个首字母缩略字: FOMO,意思是「害怕错过」(fear of missing out)。如此的做事习惯,只是为了让我们感觉好像没有错过什幺。在职场上,害怕错过可能意味着我们为了保持能见度,而加入超出需求的委员会。也可能代表被複製进长串的电子邮件中,为了想知道的需求而服务。或者导致我们在其实想要说不的时候说是,其效果可能有害,甚至造成超载的感觉,使你在与家人共进晚餐时还无法放下手机。

你选择,你就输了?

潜藏于害怕错过底下的,其实是害怕做出抉择 。当史蒂文受训成为治疗师时,有句谚语是这幺说的:「你选择,你就输了。」因为选择也是一种排除,一种封闭的选项。在一个鼓励我们尽可能多做事、以及尽可能拥有多种选项的社会,做抉择的需求似乎多少会令人感到不舒服。

心理学家阿莫斯•特沃斯基(Amos Tversky)和丹尼尔•康纳曼(Daniel Kahneman)研究损失厌恶(loss aversion)的现象,结果显示 人们倾向于避免损失,胜过获得等值的东西 。举例来说,与其发现一百英镑,宁可不要失去一百英镑。他们的研究证明,失去的心理强度是获得的两倍。难怪我们宁愿去做,而不愿承受说「不」可能带来的损失。「是的,我会去参加演唱会,因为说到底,我不想看见朋友们一起玩乐的照片,感觉我落单了(即使我没有真的很想去演唱会)。」我们有多少次从事空洞无意义的活动,只是为了避免落单?我们又有多少次,只不过为了现身而现身呢?

广告和社群媒体餵养我们应该过着满载的生活,充分利用机会的观念。活在当下,把握这一天。像核对清单般过日子:该造访之地、该去用餐的餐厅、该读的书、该看的电影。没有浪费时间的罪恶感。在《重拾活在当下》(Carpe Diem Reclaimed)一书中,罗曼•克玆纳里奇(Roman Krznaric)认为把握这一天的概念已经被四种力量绑架:消费文化,其中「做就对了」(Just Do It)已经变成「买就对了」;日益讲求效率和时间管理的狂热,已将自动自发转变成「计划就对了」的文化;全年无休的数位娱乐以「看就对了」取代有生气的生活经验,而正念运动无心造成的结果,「助长了把握这一天,主要是关乎活在此时此地的概念,而做就对了,变成只要有呼吸就好。」

面对侷限,做出抉择

社群媒体让我们知道别人正在做什幺,从而加深我们的地位焦虑,并利用我们害怕在社交平台上与虚拟世界失去连繫,我们便会落单的恐惧。 正如我们对于社群媒体的执迷,我们也可能对做点什幺事的兴奋感上瘾。工作的强迫性本质不但利用我们的身分,也利用我们的愉悦、刺激、追逐和忙碌。它将我们接上正在发生的事,并降低我们的反思能力。

害怕错过不仅挑战我们正视自己的渴望,还有我们对自己的期许。它挑战了我们完全能做到和完全能拥有的概念, 它要求我们面对我们的侷限,并做出抉择 。

借力使力推荐阅读:

《不费力的力量:顺势而为的管理艺术》

真的需要这样做,还是「害怕错过」?心理学透露:比起得到,人更

这里买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