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当前国际 >揭秘袁世凯死前状况,一妻十五妾中只有一人殉节,她还是一个朝鲜 >
2020-07-12 浏览量:887 点赞:684 收藏:882

袁世凯在众叛将反的情况下,于宣布取消帝制,可还要继续当他的大总统。此时全国各地纷纷组织武装起义,挂起护国军的旗帜,要求惩办袁世凯。

揭秘袁世凯死前状况,一妻十五妾中只有一人殉节,她还是一个朝鲜

这个时候,袁世凯气病交加,加上身体已经被众妻妾淘空,身患尿毒症。这病在当时已经是不治之症,随着病情加重,已经引起他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障碍,消化道出血,胃粘膜糜烂或消化性溃疡。

袁世凯有一妻十五妾。这个数字,对于中国历代帝王级别的统治者来说不算多;但作为中华民国的大总统,无疑是最耀眼的。

袁世凯每次饭后,必然腹痛加重,屎尿齐下,便血淋漓。西医治疗不见效果,腹如刀刺,袁世凯便不相信西医,请中医入治。这天,袁世凯服了中药汤剂下去,顿觉肠中乱鸣,亟欲大解,侍从连忙将他扶到厕所蹲坐。忽然,袁世凯一个倒栽葱,竟堕入厕中。侍役连忙将他扶起,已是满身污秽,臭不可近。

揭秘袁世凯死前状况,一妻十五妾中只有一人殉节,她还是一个朝鲜

袁世凯的各个姬妾听说后都跑来了,闻着袁世凯身上散发的一大阵臭气,好多人连掩鼻都来不及,哪里还敢近前扶持?

唯独袁的第八妾叶氏,不嫌腌臜,急忙替他更换衣衫,并用温水帮他擦洗身子。袁世凯叹息说:「见你平时沉默寡言,今天只有你能不辞辛苦苦,不怕臭秽,我才知道你的心了。」叶氏听着,为之泣下。此时袁世凯也亦洒了几点浑浊的老泪。

袁世凯的众多妻妾中,正妻于氏河南沈丘人,大姨太闵氏(即金氏)金氏、二姨太李氏、三姨太吴氏都是朝鲜人。1882年,朝鲜发生壬午军乱,朝鲜「事大党」请求清廷出兵平乱,袁世凯跟随吴长庆的部队东渡朝鲜。因「治军严肃,调度有方,争先攻剿,尤为奋勇」,二十三岁的袁世凯以「通商大臣暨朝鲜总督」身份驻藩属国朝鲜,协助朝鲜训练新军并控制税务。期间,他娶了朝鲜王妃的妹妹(也就是三姨太)金氏为妾。金氏出嫁的时候,随身带的两个丫头李氏和吴氏因为貌美,也被袁世凯纳为小妾了。

其后,四姨太黄氏和袁世凯同乡,是豆腐坊里的黄家女儿;五姨太吴氏(一说白氏)朝鲜人,六姨太柳三儿,原是天津韩家班的名妓;七姨太红红出身妓院,八姨太叶氏原为南京妓女,九姨太范氏是袁世凯奶妈的女儿,十姨太叶氏是家道败落后被卖到地主家,后转增给袁世凯,九姨太贵儿是别人家的婢女;十一姨太刘氏,也是婢女,十二姨太汪氏,袁世凯同乡,是一个船夫的女儿,十三姨太周氏,杭州名妓、十五姨太翠媛,是六姨的亲侄女……

揭秘袁世凯死前状况,一妻十五妾中只有一人殉节,她还是一个朝鲜

袁世凯被扶入寝室后,精神委顿不堪,似醒非醒,似寐非寐。但觉光绪帝、隆裕太后、戊戌六君子、宋教仁、应桂馨、武士英、赵秉钧等等后来有无数鬼魂,面血模糊,立于面前,都是要向他索命的模样。他不觉大叫一声,吓得冷汗遍体,及启目四瞧,并无别人,只有叶氏在旁侍着,并低声问明痛苦。袁世凯说:「我不过精神恍惚,此外还没有甚幺痛楚……」袁世凯说,你也去休息吧。叶氏忍着泪道:「天下可以没有臣妾,但不可无你啊,妾怎能忍心休息?」袁世凯不禁唏嘘说:「可惜我平日待你并不厚道,今日我才觉得愧对你了。」

说话之间,闵姨太走了进来。要说袁世凯的这幺多妻妾中,惟有来自朝鲜的闵氏资格最老,而且性情浑厚,也没有收到袁世凯的多少恩宠。闵氏殷勤服侍,反惹得袁世凯许多感触,说:「回忆从前,我犯了很多错误,就是对你们几个,也觉厚薄不均。我死后,你们不要抱怨啊。」闵氏呜咽道:「妾到此跟随主公已经二十多年,一衣一食,无不蒙受你的恩典,怎幺敢有其他想法呢?……万一不幸,妾……妾也不愿再生呢。」说到末句,已是涕泪满颐,泣不成声。

袁世凯的病情日益加重,到六月初二三日,连文件亦不能审看。急得袁氏一家人愁眉不展,就是向不和爱的于夫人,亦念着老年夫妻的情谊,求神拜佛,虔诚祷告,结果是神佛无灵,医药无效,老袁不言亦不食,昏昏然如失知觉,酣睡不醒。

揭秘袁世凯死前状况,一妻十五妾中只有一人殉节,她还是一个朝鲜

到了六月五日上午8时,袁世凯忽觉清醒起来,传命袁克定,速请徐世昌来见。徐世昌到后,袁世凯向他交待了后事,在交待了子女问题之后,特别交待了对众妻妾的安置。还担心阿香、翠媛两妾,年纪尚轻,前途难恃。随后袁世凯强撑着写了遗嘱交予徐世昌。

六月六日上午10时许,袁世凯上午,袁世凯一命呜呼,享年58岁。

袁克定这才急忙为袁世凯选定棺木,刚购得回来。谁知前河南将军张镇芳进献了一具好棺材。袁克定心想,但只死了一人,却备着两口棺木,似觉预兆不祥。正说着,忽有人入报道:「大姨太太殉节了!」这时候,大家赶忙进入闵氏房中,但见闵姨僵卧榻上,吞金自尽,还留下了一纸绝命书。

袁世凯众姬妾中,只有朝鲜人闵氏,吞金自尽,甘心殉节,与袁世凯一起下葬。人曰朝鲜女,此可称烈妇。

via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